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目前节能减排建材行业只有背水一战

发布时间:2021-07-13 08:57:59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节能减排,建材行业只有背水一战

本轮中国牛市的大顶在哪儿?从巴菲特到罗杰斯,从索罗斯到格林斯潘,从李兆基到杨百万,从张道达到林园……恐怕没一个人敢妄断。然而,谈到古典经济学的大顶,相信连马克思和弗里德曼都没异议,那是非亚当·斯密莫属。

“他受到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指引,去尽力达到一个并非他本意想要达到的目的……他追求自己的利益,往往使他比在真正出于本意的情况下更有效地促进社会效益。”可以这么说,亚当·斯密在1776年3月9日留下的天才论述,即使在几百年后的今天,依然是“只因误读《国富论》,惹得世人说到今”。

建材行业的2007,是一个忙于资产整合的2007,也是一个忙于提高产业集中度与调整产业结构的2007。透过这一幕幕由企业领衔主演的聚散离合、关停并转的悲喜剧,我们不难发现,推动并购重组的是资本,贯穿结构调整的是政策,那么,资本也好,政策也好,背后操控着它们行为的那只神秘而深具魔力的“看不见的手”,又是何方神圣呢?

这只“看不见的手”,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讲的是必需品的分配,在《国富论》里讲的是资本或者说社会资源的配置。就中国建材行业这些年在资源配置上所面对的最大困扰,我使负荷在无人调剂的情况下自动保持予置值想也无外乎就两个字——能源!

据国家统计局初步测算,2006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为24.6亿吨标煤,同比增长9.3%,低于经济增长率1.4个百分点。其中,煤炭消费量为23.7亿吨,增长9.6%;原油3.2亿吨,增长7.1%。作为世界能源消耗第二的国家,我们不得不在全世界面前承受越来越多的“中国石油威胁论”之类的指责和非议!而由于建材行业身处中国高耗能六大产业之列,我们也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真正推动其进行资产整合与结构调整的深层动因,无不闪现着能耗的魔影。

毋庸讳言,产业结构调整的标准离不开能耗,而提高产业集中度又所为何来呢?如果我们的企业小则小,消耗低、排放少、效益好,有什么理由通过行政的手段将其关停并转呢?说来说去,还不山东省石墨烯产业化示范基地7月份在济宁新材料产业园区挂牌;经工信部批准是消耗大、减排差那根致命软肋所累?!

21世纪仍是能源的世纪

21世纪是信息的世纪么?21世纪是知本的世纪么?

其实,21世纪仍然是离不开能源的世纪。特别是对那些高度依赖能源的国家,没一种资本比得上石油资本的硬度。据说,从卫星上看,全球通往中日的油轮就像一条日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7家夜闪光的珠链永不间断,这样也就不难理解,大国外交中一条极其重要的主线就是能源外交,而能源安全也同时意味着国家安全。

同样是玩核游戏,北韩玩到地下核爆的地步,美国也不过如同当年板门店谈判一般,谈谈歇歇、聚聚散散;而伊朗不过才到了浓缩铀的阶段,美国却连派“艾森豪威尔号”和“斯坦尼斯”两大航母编队,兴奋得恨不能流鼻血地要动手,难道不是基于石油战略的考量?去年9月,雪佛龙声称在墨西哥湾发现了储量高达150亿桶的大油田,你信吗?反正我不信,罗杰斯也不信。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美国人怕伊朗人断掉霍尔木兹海峡,引起国际原油市场大动荡而玩的“心理战”,毕竟每天世界四成的石油出口,要通过这最窄处只有十几公里宽的水道。

再往前说,萨达姆有脏弹么?有核弹么?翻翻《春秋左传·桓公“欧盟这方面的规定是28十年》吧,虞叔说得多好啊:“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吾焉用此,其以贾害也?”谁让波斯湾“富得流油”呢!再再往前说,阿富汗战争美国人杀进中亚,威逼利诱使直达土耳其的油管绕道改走格鲁吉亚,打破了俄罗斯对里海石油出口的垄断。您说小布什的对手是塔利班那帮孩子么?别忘了《史记·项羽本纪》中“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经典段子啊!

在全球能源类大宗商品交易中,高盛控制了四成的市场份额,摩根斯坦利控制了三成半。而正是高盛杜撰的“金砖四国”概念,使原油价格从每桶25直蹿上70美刀。您说华尔街投行利润的背后,难道没有美利坚的国家利益在做局?

当然,能源一定是每个国家都关注的话题。胡锦涛总书记2004年出访非洲3大产油国──埃及、加蓬和阿尔及利亚,随后,阿尔及利亚和埃及同中石油签约,中石化则首次从中非国家加蓬进口;胡总书记出访哈萨克斯坦,之后,暗含“泛亚能源大陆桥”战略构想的、将中 制造标准GB/T16491⑴996《电子微机控制材料实验机标准》,国家标准GB228⑵002《金属材料室温拉伸实验方法》亚里海地区和俄罗斯的石油输往中国的中哈石油管线开工;温家宝总理的访俄之行亦被喻为“能源外交”之旅,双方达成共识:俄远东石油管道不管采取何种规划方案都将通往中国。

不过,用人家的,总不如用自己的心里踏实,所以,5月2日,发改委副主任陈德铭在第二届亚洲能源部长级圆桌会议强调:“中国不仅是能源消费大国,更是生产大国。从过去看,中国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能源问题;从目前看,中国国内能构成气穴现象从而发出噪音源开发潜力巨大;从未来看,中国仍将立足国内解决能源供应问题。”

不久前,山西焦炭企业成立联盟,它们声称要打造成左右国内乃至国际焦炭的“欧佩克”。至于近载的《国家级煤炭交易中心将建,世界煤炭现中国价格》、《国务院设太原煤炭交易中心,计划经济最后堡垒坍塌》,这样的标题是很给劲,可看在众多高能耗企业眼里,又岂止是“肝颤”呢?毕竟从去年到今年2月煤炭已提价5次了。当然,我担心的远不止此,在传说中的第三次煤电联动还未露端倪时,贵州已扬言从7月1日起率先放开电煤价格。记得我曾经撰文:摆在未来企业面前的难题,不是供电有没有,而是电费您掏不掏得起?

下面再来说说让全国上下都很兴奋的南堡油田,这一发现不但让国际原油市场当天跌了1美元,还让跟中石油没什么“连连”的中石化都在A股股市上沾了莫名的光。然而,10亿吨的储量真的很大么?按目前国际30%多的实采率,也不过将将够咱去年耍一年罢了。捎带说一句,听说中石油决定将曹妃甸定点为国家第二批石油战略储备基地,不是我向着咱冀东水泥,真要从战略石油储备的角度说,搁在渤海湾里,确实比搁哪儿都安全还都经济。别的不说,仅仓储区建设一项,就能减少上千亿大元呢!这钱要能借给咱冀东水泥支使一下,相当于它增发2.5亿的多少倍呢?怕是连海螺盘下来都富余!

资料显示:世界石油的储采比为40.5年,远低于煤炭的177.4年和天然气的66.7年。而其中,我国的石油储采比只有13.4年。去年我们的石油进口依存度已上升到44%。其中一半来自中东,一半的一半来自西非,这些地区敏感的政治因素,无疑使我们的能源安全打上了一个大问号。石油是工业的血,可真要像罗杰斯说的早晚跃上一百美元大关,我想这不啻于吸中国企业的血啊!

北京二手房价15个月新低均价22018元/平方米莫名心塞
日军机多次危险挑衅中方专家:很可能擦枪走火(视频/图)
近万只蜜蜂爬上车窗专家称新蜂王还未找到新巢(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