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纽约时报台湾消费电子业的创新困局

发布时间:2020-07-21 18:37:10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北京时间5月1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对此,《纽约时报》日前就刊文重点从人才、创新、企业传统文化以及人力成本方面分析了台湾科技企业目前所面临的困境、契机。该报认为,如果台湾科技企业希望重拾自己此前在全球电子消费者产业中的地位,它们就应该或多或少的向由于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在近年来的不断崛起,作为大部分台湾企业支柱业务的全球PC设备销量遭遇了大幅下滑。在这样一个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似乎只有在董事长施崇棠(Jonney Shih)带领下的华硕得以独善其身,而其他台湾科技企业近况似乎均不乐观。华硕学习、充分拥抱创新,并摒弃部分已经过时了的传统企业文化。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独领风骚

科班出生的华硕公司董事长施崇棠长期以来一直被外界视为一代台湾电子工程师的缩影。身材瘦小、说话温和的施崇棠出生于一个公务员家庭,毕业于台湾大学电机系。此前,经常以肥大牛仔裤造型出现的他曾经成功帮助业内大佬英特尔解决了Pentium 4处理器中所存在的热能问题。

不过,现在已经60岁的施崇棠在过去数年中的改变却足以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他在上世纪90年代成功说服了许多全球大型电脑制造公司将生产业务外包给华硕。但是,施崇棠从2010年开始已经在带领公司开始逐渐退出这一代加工业务,并在近期推出了一系列创新设计的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设备。与此同时,施崇棠还将自己衣柜中的衣服换成了更为考究的阿玛尼(国外知名服装品牌)套装。

穿着深蓝色阿玛尼西装,打着一条天空蓝阿玛尼领带的施崇棠在台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认为在推动台湾创新思维的培训方面,政府做得还不够。”

的确,由于近年来台湾消费者电子产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有关如何更好的鼓励创新已经成为了台湾大型企业以及政府官员今年工作的重心之一。当前,全球PC销量处于不断下滑的状态之中,而大约占据了其中90%最终设计和生产工作份额的台湾企业也因此受到了巨大影响。在另一方面,台湾企业代工份额仅为20%左右的智能手机市场却在近年来打得风生水起。在搭载Android系统的平板电脑方面,华硕似乎是表现最为活跃的一家,而其他大多数台湾厂商则仍在慢慢拥抱这一系统。

知名市场调研机构IDC台湾电子产业专家海伦-常(Helen Chiang)表示:“除了华硕以外,其他厂商似乎仍在挣扎。”

压力倍增

海伦-常的上述言论并非空穴来风,据相关媒体报道显示,富士康和宏基2013年一季度销量均同比下滑19%;HTC第一季度销量同比大跌37%,这部分是由于该公司改在今年3月,而不是2月开始出货自己最新的旗舰智能手机设备;拥有多达7万名合作设计师的全球第一大笔记本电脑研发设计制造公司广达电脑(Quanta)则连续第十四个月迎来两位数的营收下滑。

与此同时,许多海外竞争对手的崛起也给这些台湾厂商带来了更大的压力。韩国三星集团近年来就在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及其它一些科技领域取得了相当出色的成绩。该公司在很早以前就开始接受谷歌Android操作系统,并在随后基于这一系统打造了包括显示屏幕和微处理器在内的配套零部件。

在中国市场,联想和其他一些规模较小的生产厂家则继续依赖于本地市场可提供廉价劳动力的巨大优势(虽然该地区劳动力成本已经没有此前那样廉价,但依旧远远低于中国台湾地区),而这也成功帮助联想成为了全球五大PC制造厂商中唯一一家第一季度设备出货量迎来上涨的企业,但其出货量涨幅也仅为0.1%。

在美国市场,尽管有关以相对廉价方式从国外雇佣工程师(成本远低于雇佣、培训本地工程师)方面的立法尚未最终确立,但苹果、谷歌和亚马逊已经证明了自己拥有快速研发出创新产品的能力。而由于苹果iPad以及诸多Android平板设备的不断入侵,传统笔记本和Windows PC已经不再受到消费者欢迎,就连微软都开始对台湾PC制造厂商的创新能力表示出了不满,并最终推出了自己的Surface平板电脑。

投资研究公司ISI高级董事比尔-怀曼(Bill Whyman)表示:“Surface平板电脑的推出对于整个台湾PC生态系统来说代表着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他们缺乏创新。”

不过,华硕似乎依然能够从中独善其身。该公司在近年来推出了多款平板电脑,其中甚至包括了一款与谷歌联合研发的Android平板设备,而这也帮助华硕在第一季度成功超越亚马逊成为全球第三大平板电脑厂商,仅次于苹果和三星。

平心而论,华硕这些新品的设计的确十分巧妙,一款名为“PadFone”的设备允许用户将自己配套的手机插入这个设备的后方,然后用户就可以通过大屏幕展开操作,甚至为手机进行充电。另一款名为“Transformer”的设备则拥有可拆卸的无线键盘以及一块两段式显示屏幕。通过这一屏幕,用户可以在一边让小孩观看视频的同时在屏幕的另一边显示正常的电脑桌面。

据另一家知名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给出的数据显示,在全球PC出货量整体下滑11.2%的市场背景下,今年第一季度华硕设备销量依旧迎来了16%的同比上升。

深层问题

事实上,台湾地区目前在追求创新方面所面临的挑战恰恰是其他国家所希望拥有的契机。美国和欧洲政府向来不担心自己企业和大学在创新方面的能力,但却担心他们无法将自己的创意进行商业化推广。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则更为担忧自己的大学和企业无法以更快的速度展开创新。

现在,台湾更多的需要依靠已经60岁的施崇棠来刺激创新的做法也令不少政府官员担心不已。部分政府官员和业内高管均表示:“由于台湾的经济增长陷入停滞,越来越多的工厂开始向中国大陆转移,许多的年轻人也开始对公职、学院类岗位有着更加浓厚的兴趣。”

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在于,许多台湾大学和政府研究员在针对某一问题研究出了创新性的解决方案后往往没有对其进行商业化推广。台湾科学院主管Cyrus Chu表示:“我们的团队认为,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创新者不愿对自己的发现进行商业化推广或将自己的发明推向市场,因为年轻人害怕失败。”

针对这一情况,台湾当局已经发起了一个旨在帮助创新者制定商业计划、寻求风险投资的项目。

高度保密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台湾企业的创新和研发能力有可能被曾经帮助这些企业在过去30年间获得巨大成功的一大重要因素所制约,那就是“台湾企业对于保密性的过分追求”。

包括苹果在内的美国科技公司长期以来都十分重视诸如富士康等这些企业在产品设计和代加工流程方面的高度保密性。虽然经由富士康代加工的产品可能会被曝光在数百万员工面前,但科技媒体和竞争对手通常很难从中获得太多泄露出的信息。

据悉,为了保证自己能够获得诸如惠普、戴尔的代工合同,台湾公司通常会将自己的员工按照客户公司的不同而进行分类,甚至会在客户公司人员访问公司就餐时做出特别安排,以使他们不会互相碰头。

不过,台湾企业对于保密性的过度追求也使他们很难从本地或者国外竞争对手的教训中获取宝贵经验。台湾工业高级金融专家Chan Wen-Hsin表示:“他们保守秘密并绝不对外透露,因此客户很乐意同他们合作。”

与此同时,台湾企业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都有接受美国客户为其所定下的设备跑分标准的传统,他们也往往能够找到最为廉价的方式来满足客户的要求。但现在,这样投机取巧的方法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他们创新的步伐。因为采用较便宜方法最后常常只能取得略微超过标准的跑分结果,并不会带来让消费者震惊的解决方案。

“我们不会追求完美解决方案,我们只是寻找足够好的方案。”Chan Wen-Hsin如是说道。

人才流失

除了这一得过且过的企业办事传统外,台湾地区能说流利普通话人才在过去10年的纷纷出走也是造成台湾地区创新不足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过去十年间,来自中国大陆大学生的总量已经激增至3000万人,但台湾地区却缺乏能够讲普通话的大学教授。这样的情况导致了一系列严重的后果,其中就包括台湾大学以及部分政府支持研究机构优秀人才的大量流失。比如,素有“全球半导体能量库”之称的台湾半导体制造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mpany)以及联华电子(United Microelectronics Corporation)均在近年来流失了不少富有经验的研发人员。

但可以肯定的是,台湾公司现在正在努力加快自己的创新脚步。台湾宏基集团表示,公司计划在今年内大幅增加对于研发的投入,投资比例将从公司销售额的1.2%上升至1.5%。

英特尔亚太地区运营总经理乔治-布莱恩特(Gregory Bryant)也表示:“台湾的创新和投资活动已经出现了复苏的迹象。”

当然,台湾企业在成本支出方面依然有着自己一定的优势,尤其是在刚毕业的大学计算机科技专业学生的薪水方面。据了解,台湾在过去10年内对于高等教育的巨大投入为该地区培养出了一大批“新鲜”的应聘人群,而台湾地区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月薪大约为800-900美元,这一数字虽然高于中国大陆大学毕业生500-600美元的平均月薪,但却依然远低于美国地区的平均水平。

延伸触角

由于本土人力支出已经逐渐追上、甚至超越北美标准,部分日本汽车企业已经在北美地区开设了自己的设计中心。比如,日本知名汽车制造商丰田就在美国密歇根州的阿纳伯市(Ann Arbor, Mich.)开设了自己的“丰田中心”(Toyota center),另一家日本汽车制造厂商尼桑则在圣地亚哥开设了自己的研发中心。不过,台湾电子企业似乎并不愿意跟随日本汽车制造商的这一步伐。

在被问及为什么华硕不愿意通过在美国开设研发中心的方法来刺激创新这一问题时,华硕营销总裁曾锵声(Jonathan Tseng)只回答了一个词,那就是“成本”。

但事实上,拥有总计1万名员工的华硕已经在美国加州的费蒙市(Fremont, Calif.)拥有一个300名员工的大型办事处。该办事处目前驻有公司的销售和项目经理团队,主要负责产品定价、营销以及消费者调查方面的工作。

部分行业分析师认为,华硕在产品设计方面所取得的创新虽然没有像iPad或者iPhone那样具备革命性颠覆意义,但却足以成为其他有意重新找回自己在全球电子消费者产业中地位台湾厂商效仿的对象。

“的确,他们的创新是渐进式的,但同其他设备制造厂商相比,华硕的确做得更好。”Gartner产业分析师特瑞希-泰(Tracy Tsai)最后说道。

华硕董事长施崇棠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汤姆

青岛碧莲盛医院好不好

武汉碧莲盛地址

沈阳碧莲盛植发医院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