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锯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带锯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电煤的价格并轨最快12月中下旬实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51:09 阅读: 来源:带锯床厂家

电煤的价格并轨最快12月中下旬实行

原来的重点合同煤模式背后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影响,电煤价格并轨后可减少中间环节的腐败

最近关于电煤价格并轨的呼声渐高,围绕着重点合同煤和市场煤的争论,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有媒体报道,由国家发改委牵头起草的《关于取消重点合同推进电煤价格并轨》报告已上报国务院。

“依照目前的形势看,电煤价格并轨批下来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最快应该会在今年12月中下旬实现。”一位不愿具名的相关政府人士告诉记者。

只是,单是电煤价格并轨,并不能真正解决煤炭电力的矛盾,与煤电联动的配套很重要。“明年肯定会启动煤电联动,但不见得会叫煤电联动,或许会换个方式间接开始煤电联动。比如,给予大部分电厂脱硝电价补贴。”

最快12月中下旬实行

“因为每年会有一个跨年度的问题,煤炭订货会是一个节点,电煤价格并轨若实行,最快应该会在今年12月中下旬。煤企电企也会变成电煤长协合同的签订,必须把这个落实了,其他后续的才可以谈。”上述不愿具名政府人士告诉记者。

虽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没有针对电煤价格并轨做出明确的表态,但是根据目前形势的判断,“相关报告已经上报了国务院,批下来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

那么,实行电煤价格并轨,在电企看来时机是否成熟?“近几年国内煤炭市场应该会有一个良性正常的发展。当下,国家在这个大环境下培育电煤价格并轨、煤电联动是行得通的。”一位五大电力集团之一内部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当然,他也不否认,随着不同时期经济的冷热,市场化也是有利有弊的,但是利要大于弊。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发电企业90%以上都是央企,“其实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利益的转移,用市场的办法但不是行政的办法来调剂这个利益”。

至少在并轨后要培育市场,可以减少腐败,增加阳光度,并轨后都是国家行为,企业行为,真正是对需求的调节。

而并轨后首先提出的长协制,则被受到肯定。“长协是近来曝光率很高的一个词,取消重点电煤之后,煤电企业是否应该签订长期协议,目前还是有一定争议的。目前政府是力推长协的,原因一是在铁路运力尚紧张的情况下,容易配置运力;二是作为双轨制向完全市场化的一个轨度。”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煤炭分析师李廷表示,即使打破运力瓶颈,对于煤电企业长远发展来说,长协仍是不错的选择。

并轨未能解决煤电矛盾

虽然关于电煤价格并轨的呼声很大,但它真是解决煤电矛盾的关键因素吗?

针对这个问题,近日在国网能源研究院举办的第四届“能源·电力·发展”论坛上,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总经济师李英表示,影响煤电价格关系的根本原因不是市场煤、计划电,电煤价格并轨也解决不了煤电价格矛盾。

所谓的电煤价格并轨也解决不了煤电价格矛盾。目前我国重点合同煤和现货市场煤,是两个不同市场的两种不同性质的电煤,即使以现货市场价格为基础决定全部电煤价格,也解决不了煤电价格矛盾,还可能会因全部电煤价格一起波动带来更多的新问题。

但是,电煤价格并轨是大势所趋,实行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因此,为了避免中间产生的负面影响,如何实行很重要?这需要提到的就是一个适当的模式。

“电煤价格并轨,国家也需要培育这方面的市场,目前在山西建立煤炭交易市场,在上面配置市场资源运力,这是一个好的模式,应该逐步把这种模式推向市场,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公平竞争,减少容易产生腐败的中间环节。”上述政府人士告诉记者。

原来的重点合同煤模式背后有各种利益集团的影响,通过市场交易平台建立阳光的模式,根据市场的供需形势,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决定价格的涨跌,需求多时价格涨,需求少时价格跌,建立一个真正符合价格规律的市场。

近日,山西省规定,2012年12月1日以后铁路煤炭外运,必须在太原煤炭交易中心进行挂牌交易,不得私自铁路外运交易。在他看来,这个模式要比以往的重点合同煤市场更透明。

不过,山西当地一家煤炭企业人士却不这么认为,“政府这样做是为了掌控煤炭资源,与电煤价格并轨无关”。

需要指出的是,电煤价格并轨要想实行,是需要一个过程的,绝不可能一蹴而就,地方的各种政策出台更多地还是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如能源研究专家林伯强所言,电煤价格并轨最终需要煤电联动配套。

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总经济师李英也如此认为,要想彻底解决煤炭电力矛盾,电煤价格并轨的同时,“需完善煤电联动机制,促进电力安全稳定供应。对煤电价格联动机制进行完善并及时执行。降低电煤价格联动幅度,同时下调发电企业消化电煤价格比例,在保持发电企业议价动力的同时,尽量减少对燃煤成本变化的扭曲;建立全国统一的电煤长期合同和现货市场平台,并对运输价格进行严格监管,参照国际市场价格对电煤制定最高限价。”

明年或间接启动煤电联动

电煤价格并轨被提出后,与之伴随的则是煤电联动,二者上下游的关系也使得在电煤价格并轨被提出之初,煤电联动也跟着被提到。

目前的大环境下实行电煤价格并轨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没有煤电联动配套怎么办?如果没有煤电联动,电企会非常不容易。”能源经济学家林伯强反问记者,实行了电煤价格并轨,后面的煤电联动问题还在,要不就整套做全了,就没问题了。电煤价格并轨只是煤炭的市场化,如果煤炭涨,没有煤电联动,电价不能涨反而激化了二者的矛盾。

对此,上述政府人士告诉记者,“明年肯定会启动煤电联动,但不见得会叫煤电联动,或许会换个方式间接开始煤电联动”。比如,目前很多省份都上了脱硝装备,但都没有拿到脱硝电价,明年国家肯定会给大部分电厂实行脱硝电价补贴。

其实这中间最大的问题是,电价原来是国家统一管理,没有走入市场。“我认为十八大以后,国家会对电力体制改革逐步推进。电价的市场化要逐步推行,最终的发展应该是,根据市场调节价格。”上述五大电力集团之一内部人士这样认为。

林伯强也指出,先并轨,后期可以逐步解决联动的问题,但必须把联动作为改革的目标,这样就不会加剧二者的矛盾。因为取消重点合同煤只是解决了煤炭内部市场煤与计划煤的问题,不是煤电矛盾。

电煤价格并轨不失为煤电联动的倒逼机制,电企的诉求应该是煤电联动,即煤价涨,电价也要涨。那么,要想放开电价,上游煤炭价格也应该少些行政干预。林伯强认为,电煤价格并轨后,企业再去和国家讲煤电联动就更有道理了。

丽江西服订制

濮阳西装订制

传菜员

九台西装制作